颂九

世初江未改
来日 平调颂九朝

试问君,是爱是恨

不是真实地名

bug巨多

OOC

啊啊啊子龙真好看~


1


战事已结束,秋天的凉风里,落叶遮住了穿着冰冷铠甲的战士。

天色微暗,土地上还燃着仅剩的烽火,照着少年人的一袭白袍越发显眼。

少年眯起澄澈的眼眸,流光溢彩中显现一抹愧色,即刻便烟消云散。

战场上是没有感情可言的,过多的牵绊只会阻碍胜利。


身后的脚步声嗄然而止。


“情况如何。”

平淡的声音却极具穿透力,如一台冰冷的机器,或是一俱毫无感情的傀儡。


“六师兄说,仙门伤亡人数总计两千过半,抗军已全部诛杀。”

闻言,少年叹了口气,看着远处昏黑的苍穹出神,不再言语。


“敢问仙君在想什么?”

被唤作仙君的少年摸了摸眼前的粉红团子,藏好心中的悲痛。

“我在想什么……婉儿,当你嫁给公瑾时就知道了。”

乔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仙君做事总是有他的理由,旁人也不便多问。

于是她又跟着仙君向前走着,鞋履踏过一条条血红色的溪流,发出沓沓的声音。

绕过一处处废墟,仙君带着乔婉登上战场中央的祭坛。

四根高高耸起的天柱直入云霄,虽已被硝烟侵蚀却仍然屹立不倒。祭坛中心一座九天神鼎面朝西南,碧青的鼎面上留有烫金大字:麒麟坛。

乔婉四处打量着四周,不觉疑惑出声。

“这是……麒麟族的祭坛?”

仙君摆了摆手示意她噤声,自己则快步朝祭坛中心走去。

乔婉稍作迟疑,追上仙君的脚步,随后惊奇的看着他从九天神鼎中抱出一个用轻纱包裹的婴儿,并仔细端详着。

过了一会儿,仙君将婴儿交给乔婉,让她好好看着,自己却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闭起双眼,像是在回想着什么。

乔婉此刻才看清楚,这个小家伙居然是一只麒麟幼兽。

他似乎还没睡醒,缩在轻纱里的身体微微蜷曲,白里透红如玉佩般的肌肤彰显着尊贵,一对墨玉短角小巧精悍,被柔软的栗色发丝轻轻掩盖。

真是个漂亮的孩子呢,乔婉叹道。

 

可惜生在了这乱世之中。

 

 ————————————

 

武历七年。


 秋风拂过须华殿,引得风铃晃动,铃声清脆。

今日的仙界似乎格外寂静呢。

此刻正是辰时。

走廊上脚步声阵阵,少顷便有侍女出现。

人数不多,统一是青绸衣料,领头的宫女外披素衣,手端茶盘,一尊白玉茶壶矗立其中。后面的侍女全部手持蒲扇,跟着领头宫女停在炼丹房外。

 

“进来。”

 

领头宫女诺了一声,丝毫不理会后面吃惊的侍女,推开炼丹房门。

看着领头的进屋了,后面的侍女踌躇一会,也跟着走进炼丹房。

 领头宫女把茶盘放在地上,直直的看着仙君。


“早闻仙君料事如神,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在炼丹房静心打坐的男子微微一笑,也打趣道:

“早闻周兄体恤民情,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仙君说这话时随意平和,面容波澜不惊,可一旁的侍女就没有这么深厚的本领了,一个个吓得花容失色,开始小女生的麻雀效应。


 —“周兄?什么呀是男的!”

—“这不是五仙中的周公瑾吗,怎么会变成宫女…”
—“那么今早进我房间的是……”


 周瑜尴尬的挥挥手,一缕青烟弥漫开来,再消失时,一位雄姿英发的男子迎面而来。

小侍女们眼睛都直了,今日能见到传说中的仙君就很知足了,没想到还能见到仙界美男之一的周公瑾,老天开眼啊。

还没等侍女们看够呢,周瑜就喝令她们退下,可怜小丫头们一步三回头。周瑜直接背对她们,倒是仙君很有风度的挥挥手,引得侍女们捂嘴尖叫。


“切。”周瑜不屑地翻翻眼皮,“村夫,你还是像以前一样虚伪。”

“我怎么虚伪不重要,关键是你私入侍女内室,不怕被扇上天?”

“你!”周瑜气的说不上话,只能看着诸葛亮勾起嘴角。

这家伙分明在笑!


气急败坏的周公瑾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于是一把抢过仙君的茶杯一饮而尽。
“看在你我相识一场,有屁快放!”

仙君抿了抿嘴角,深吟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只想你帮我接个人。”

……

 

此刻,玄武门前。

两队人怒目而视,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在右边的人明显多些,各个凶神恶煞,领头的是一个穿着青袍的男子,正拖着腔冲着对面的少年大喊大叫。

 “小子,我劝你乖乖听话,带着你的人滚到后面去!”

 

少年嗤笑一声,抬手护住身后的男子。

“明明是你们插队在先,还伤人,凭什么让我们到后面!”

 

小青袍怒了,指着少年破口大骂:

“给你脸你还不要了,奶奶的,知道我是谁吗!信不信我让你变成残废倾家荡产!”

 

躲在少年身后的男子叹了口气,拉了下少年的衣角。

“小云,算了吧,周家的人不好惹啊!”

“可是……”

男子摇摇头,少年只好放下手臂。

围观的人见没有好戏看了,也都各自散了。

一桩闹剧终于平息了。


“慢着。”

 

人群中又传来了那个惹人讨厌的拖腔声。

赵云攥紧拳头,脸色阴沉。刚才宁事息声的男子也怒了,转身大声质问道: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小青袍笑了笑,猥琐的眼神盯着赵云看来看去。

刚才没仔细瞅,没想到这小子长的还挺。,皮肤够白,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细腰乍背,偏棕的发色倒是也挺配。

要是能把它送给内务府张大人,以后钱就不愁了,说不定还能升官发财……

小青袍越想越美,用袖子清了清流出来的口水。

 

“这小子留下,至于你……”小青袍看了眼赵云身后的男子,转转眼珠子,这时,他身边的一个侍从跟他耳语了几句,小青袍顿时眉开眼笑。

“就说这个男的抢了我的钱袋,喊衙门来抓人!”

 

“你敢!”

 

小青袍无视了赵云的威胁,招呼侍从拿下他们。

 

赵云轻轻握住袖口藏起的匕首。

 

“上!”

小青袍一声令下,七个侍从直奔赵云而去。

就是现在!

赵云用尽最大力气抛出匕首,离弦的匕首破空而去,发出撕裂空气的尖锐声音。

 

小青袍吓的傻了眼,一动不动。

匕首就在眼前。

王的后续,可单看

自割腿肉


点这里   


能量刀妖力什么的别在意

bug与我并存

打不开跟我说

重言 (一)

#bug与我同在

#沙雕探案

#主信云白狄双兰

本章没有白狄

以下正文

3

2

1

x市大学女舍发现一具尸体,疑似自杀。当地刑警已展开调查。

本不是什么大案件,毕竟全国学生自杀是常有的事,可偏偏就降临在x市。

这是本市第23起学生自杀案。

当市警察总部中央军事长当场就怒了,一把掀了桌子就要出警,前来报告的狄大队长见怪不怪扶起桌子,坐回沙发上。

“武大,冷静。”

“冷静,好,我冷静。”

“狄仁杰你听好了,我给你一个月的事件破案,一个月之后我要看到你交上的结案报告。”

“是。”

"如果你做不到,你要负全责,到时候我也没法保你。”

“我明白,告辞。”


——————————————


职A警区

 

“嗒,嗒,嗒…”

长城小队队长花木兰夹着文件脚步生风,快速滤过的气流吹起她肩上的卡其色风衣,走到办公室前一脚踢开大门,刚坐到真皮木椅上就开始翻阅。

在他面前的待客沙发上,一位并不怎么强壮的小警员焦急地等待翻阅结果,穿着露指手套的双手紧紧攥着一块牌子。

 

花队终于阅完了那一叠纸,秀气的眉毛划成一条斜线。

“元芳,你如实回答我,狄仁杰真的接了这项任务?”

“是真的!我…我都在门外听到了!”

木兰沉着脸,把文件狠狠摔在办公桌上,巨大的一声“砰”彰显着主人的愤怒。

“这个家伙,怎么能干这么没脑子的事情!”

元芳当然知道花队的意思。这些学生自杀案怎么看都不像学习压力过大导致,偏偏案发现场又没有任何他杀证据,一直以来警方的调研工作毫无进展,一拖再拖。

当地警方查了三个月都没有结果,而总部boss只给了狄队一个月时间。此刻李元芳也顾不得什么上下属之间的礼仪了,紧紧抓着花木兰的手。

“请你们帮帮狄大人,拜托了!”

 ……


警局外。

 

和煦的阳光拂着少年的脸庞,镀金的木刻令牌熠熠生辉。

只有少年知道,被人民拥为神捕的他,有多么努力。

神捕再厉害,也只是凡人。

 

 ————————————

 

真皮木椅上,花队久久凝视着手机拨号页码,按下一串不能再熟悉的数字。

“喂,长恭……”

 ……


与此同时。第23起自杀案现场。

“死者李xx,女,建筑系……”

赵云摆摆手,直接从调查员手中拿过资料,快速翻阅了一遍。

死者生前与其他大学生一样,从外貌上看并不出众,老家在x市偏南的一个小农村里,距离死亡前的一个月都没有做什么特殊的事情。

赵云右手托着下巴,想再从资料中抠出点讯息。

“我的赵大队长,怎么样。”

赵云抬头,一张脸从天而降,嘴角一勾,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赵云抬起胳膊,一巴掌怼到韩信脸上。

“你给我下来,好好办案。”

韩信哦了一声,一个单手称翻身落地,嚣张的红色马尾划出一道亮丽弧线。

跟在探案组后面的实习小警员早就憋不住了,悄悄戳了下旁边的探案组同学,问为啥这个韩队可以染发。

探案组同学告诉他,因为这一头红发,花队曾经找过韩信。

然后呢,韩信见了花队就说,说自己的红发是天生的,花队就放他走了。

小警员一脸惊讶。

他哪里知道,花队的头发也是天生的,少女粉。


探案组搜索完案发现场刚好下午五点钟,队员也都回警察局整理资料了。

赵云和韩信双手环胸,都倚在门框上看着最后一位队员离开。

“有什么发现么。”

打破沉默的是韩信,赵云伸手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回答道:

“不好说。虽然在这些连环案中死亡的都是大学生,但是他们之间都没有什么关系。而且他们在生活或者学习上都很乐观,不具备自杀条件。”

“的确。但是现场并没有任何他杀的痕迹。”

两人同时叹了口气,难不成真的要成为悬案了么。


——————————


X市某咖啡厅。

 

花木兰十指交叉撑着额头。

咖啡厅内的灯光很柔和,配着曲调悠扬的西洋音乐。

木兰褪下警服,穿着职业化女性的装束,肩上仍然披着那件卡奇色风衣。

她听到脚步声渐进,随后温和的声音响起。

“小姐,来杯咖啡?”

木兰觉得心脏似乎跟不上,露了两拍。

说起来,这是很熟悉的声线呢。

“一杯Viennese,奶油多点,谢谢。”

服务员应声离去。再来时便闻到浓浓的咖啡香。

粉红色的杯子,中间一颗淡蓝色的心。

盘旋在杯口的奶油夹着巧克力线条,凝成“B”型。

木兰抬头看向街道,果然在一家银行门口发现一名男子。

缩头缩脑,戴着墨镜和鸭舌帽。

被跟踪了。







喜欢看到他笑

明明那么可爱

啵一口饱饱,晚安

表白

#纯告白文#甜的#主意识流#超短

 

 

说不出,是哪种感觉。

甜蜜的,柔软的,平淡中带着梦幻色彩,或是带着耳机倾听令人沉醉的清洪高音。

只是很温暖,奇妙的感觉,轻轻叩问着心门。

很喜欢他的接触。就似致命的杀手锏深藏不露,莫名安心。

赵云安静的倚在韩信后背上,闻着熟悉的洗发水的香味,掺杂着不拘张杨的艳红颜色。

他穿着与他相似款的红色外套,站在舞台高架上放声歌唱,转圈,奔跑,跳跃,活力四射。他时而轻轻唱着低音,跟着感觉漂流,红色衣摆转出完美弧度,配合勾唇,一笑迷人,露出一口惹眼白牙,一眼透过人群看到自己,炽热的目光毫无障碍的透视,自信的跳起舞步,配合音乐抖动。

他可以温柔似水,围着你转圈圈,陪着你做晴天白梦,也可以如狼似虎,下一秒把猎物吞吃入腹。

人常说,透过现象看本质,可赵云只看见一只隐藏了尖牙利爪的狼,倒不如说是只忠犬。

 

韩信从不让他失望。

赵云说,他喜欢看韩信大放光彩的模样,很帅。

他做到了。

赵云看着他笑,脸上一片燥热。

——韩信说,最好舞的只给他跳。

他还说过,要把最好的都给他。

“最好的,是什么呀?”那时的他,很天真的问。

“就是我呀。”

赵云能想象得到,韩信得意的表情,高高束在脑后的马尾一晃一晃。

 

他第一次与韩信相遇,是在雨季,那天下着倾盆大雨,他看见韩信一个人坐在候车的长椅上,撑着把蓝色的青瓷伞。

他仰起头。

赵云知道,从此他将沉沦。

韩信说,他在这里等了自己好久,好久。

 

那你为什么爱我。

——爱这东西,没有为什么。

我梦到你,就爱上了你。

 

那,爱,是什么。

是阳光么,是滂沱大雨,还是时时刻刻你爱的人都在你身边陪着你。

韩信用力抱了他一下,说

——你还要我怎么爱你。

我把我的一切都给你。

两人同行

我希望你也爱着我。



碎碎念

6月20号之前最后一篇文,全面备战小中考。

最后一篇文写的是入坑cp,双枪组超好。

时间急,就搞了这么一篇不伦不类的东西,凑合着看吧。

错过了520 521,总之要说再见啦,哦不,是暑假再见了,相信我我一定不会弃坑的(bu)

最后感谢一直支持我的人,谢谢

扩军!!对句!!!

占tag致歉

吃all云的小伙伴这里靠!!!

咳咳,大佬就算了我会有心理压力啊哈哈哈……咳嗯。

好了说正事,刚才清了清列表发现吃all云的小伙伴还是太少了。

为了咨询正事X其实就是有些小智障问题没发问,还有开车什么的我实在是不行x所以……想扩列。

加扣扣吧我下午常在线QvQ

2945393353

最后,问一下,有会对句子的小伙伴嘛麻烦帮个忙,对一下前面两句怎么说。

“————,————。唯试问君,该爱该恨。”

“悠悠情意,尘世牵缘,爱者便爱,恨者便恨。”


我都想一下午了没想出来!!所以,拜托了!!!

谢恩!磕头就算了吧嘿嘿


放个比较雷人的预告……biao打我

预告……其实是警告

亮云《试问君,该爱该恨》

又名我恨你可是又爱你我能怎么办

40点文 自己都看不懂系列

OOC 私设巨多  废话连篇描写巨多

我说子龙是只麒麟你们能接受么QAQ

主:武陵仙君X麒麟云

内含瑜乔,不适者出门右拐,拒绝撕逼,谢谢

剧情狗血,注意避雷可能升仙起飞

放一部分文:

(1)

战事已结束,秋天的凉风里,落叶遮住了穿着冰冷铠甲的战士。

天色微暗,土地上还燃着仅剩的烽火,照着少年人的一袭白袍越发显眼。

少年眯起澄澈的眼眸,流光溢彩中显现一抹愧色,即刻便烟消云散。

战场上是没有感情可言的,过多的牵绊只会阻碍胜利。

身后的脚步声嗄然而止。

“情况如何。”

平淡的声音却极具穿透力,如一台冰冷的机器,或是一俱毫无感情的傀儡。

“六师兄说,仙门伤亡人数总计两千过半,抗军已全部诛杀。”

闻言,少年叹了口气,看着远处昏黑的苍穹出神,不再言语。

“敢问仙君在想什么?”

被唤作仙君的少年摸了摸眼前的粉红团子,藏好心中的悲痛。

“我在想什么……婉儿,当你嫁给公瑾时就知道了。”

乔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仙君做事总是有他的理由,旁人也不便多问。

于是她又跟着仙君向前走着,鞋履踏过一条条血红色的溪流,发出沓沓的声音。

绕过一处处废墟,仙君带着乔婉登上战场中央的祭坛。

四根高高耸起的天柱直入云霄,虽已被硝烟侵蚀却仍然屹立不倒。祭坛中心一座九天神鼎面朝西南,碧青的鼎面上留有烫金大字:麒麟坛。

乔婉四处打量着四周,不觉疑惑出声。

“这是……麒麟族的祭坛?”

仙君摆了摆手示意她噤声,自己则快步朝祭坛中心走去。

乔婉稍作迟疑,追上仙君的脚步,随后惊奇的看着他从九天神鼎中抱出一个用轻纱包裹的婴儿,并仔细端详着。

过了一会儿,仙君将婴儿交给乔婉,让她好好看着,自己却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闭起双眼,像是在回想着什么。

乔婉此刻才看清楚,这个小家伙居然是一只麒麟幼兽。

他似乎还没睡醒,缩在轻纱里的身体微微蜷曲,白里透红如玉佩般的肌肤彰显着尊贵,一对墨玉短角小巧精悍,被柔软的栗色发丝轻轻掩盖。

………………未完待续

感谢您看到这……真的肝爆

大概就是讲了这样一个很俗的故事:

上古时期女娲妈妈一时脑抽创造了麒麟一族,并赋予他们足以撼动群山的力量。亮亮所在的仙门与麒麟族联手灭掉魔族后,趁着战后伤亡惨重聚集四海势力屠杀了麒麟族,云云的母亲,也就是麒麟族的王后在最后一刻把才几个月大的云云藏在了九天神鼎里,随后被亮亮捡到送往赵家当做一条龙来养。后来云云长大去仙门拜师就被亮亮选中当了第九个亲传弟子……然后悲欢离合……最后亮亮告诉云云他俩自有天缘……反正最后在一起就对了!

如果能看到这我真的佩服您的肺活量了

绝对HE,拒绝刀子我受不了

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出来,所以还是别抱太大希望了吧……

就这些。







【多cp]分钱

多cp篇《分钱》
张良眼中的韩信和赵云:
韩信:媳妇儿咱俩分钱吧。
拿出一堆硬币。
赵云:嗯。
韩信伸手摸出两枚五角硬币,递给赵云一个。
韩信:你五角,我五角,咱俩一块儿。
韩信看着赵云脸颊泛起两朵桃花,嘴角忍不住上扬
赵云:……幼稚。
话虽这么说,才板起的脸却又忍不住笑了。
韩信摸了摸心上人贾栗色的短发,心理一阵温暖。
韩信:知道吗,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张良:我的孔明在哪里。

张良眼中的刘邦和刘备:
在大街上遇见刘邦的刘备。
刘备:祖宗好。
刘邦:儿子乖。
刘备:咋就成儿子了呢?
刘邦:孙子好。
刘备:……
刘邦:这么早就出门,干嘛去?
刘备:买菜。
刘邦:好巧,一样。带零钱了么。
刘备:……
刘备去掏口袋,掏出几张武则天。
刘邦:我就知道,过来我有。
刘邦从口袋里掏出一堆硬币。
刘备:……谢谢祖宗。
刘邦摸出两个硬币。
刘邦:你六角,我六角,咱俩一块二。
刘备:……和你在一起我真的无话可说。
刘邦:我可以认为这是夸赞么。
张良:你们只看到了一块二,而我看到了在一起。

现实中的张良和诸葛亮。
张良:孔明。
诸葛亮:干啥。
张良:……
张良:咱文明一点。
诸葛亮:干,什,么。
张良:孔明我今天吃了一肚子狗粮。
诸葛亮:一样。
张良:??
诸葛亮:最近很流行摸硬币这个游戏吗?
张良:……我懂了。要不咱们也玩玩吧。
张良掏了掏口袋。
张良:我有九角。
诸葛亮:我也有九角。
张良:一块八,也不错。
诸葛亮:子房。
张良:干啥。
诸葛亮:……文明一点。
张良:干嘛。
诸葛亮:其实,我只有五角。
张良:……
张良:人世间太险恶,我还是在书堆里自由的玩耍吧。
说我看的书多懂得多,都是放屁,明明是逼出来的。

自己

铠约篇

 

&短小不精悍

&起名废

&糖

&歌词有借鉴——《铠》


《自己》

 

一醒来,我就躺在战场上,不记得我家乡何处,忘却了姓甚名谁。

我看见的第一个人——木兰,她告诉我,从此以后,我叫铠。

我的双手布满鲜血,是一个罪人。

木兰问我,要不要加入他们。

长城守卫军。

抬头望天,红霞卷着彩云,似大海的波浪蔓延至天际。

人总会拒绝一切生的东西。

可是我又无处而去。

在长城里,我过的很平和,很普通。

在这里,我遇见了守约。

百里守约。

他很温柔,他很可爱,他做的饭很好吃,他给了我温暖。

他给了我爱。

我很喜欢他。

边疆的太阳似乎格外的大,却一点也不炽热。

我喜欢看落日,很美。

守约说,他会陪着我,看完一生的落日。

我相信他不会食言,这是我们的约定。

我忽然发现,如果能这个样子过完一生,是多么的美好。

过去的罪恶随风而去,随波澜浮沉。

我舍弃了以前的自己,在边疆,在这块广漠的大地上追寻着快乐。

和平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

边境来了一群魔族,我第一次登上了战场。

 

杀戮之后无尽的空虚,肆虐着不褪去。

一朝长城烽烟起,手执利刃,魔道之力战场上所向披靡。

无趣的战局,孤独的自己。

身披荆棘,浴血前行。

我是谁,早已不在重要。原始的血性冲荡着理智,我召唤了魔铠。

在战斗中寻回自己。

群雄四起的战场才是我宿命。

 

可这一切都改变了。

我又回到了战场,手中的刀锋闪着寒光。

不管有多少敌人,身后总有一抹身影让我觉得安心。

我听见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

我听见敌人倒地的声音。

勾唇微笑,张开双臂召唤魔铠。

这一次,我是为了身后的人而战斗。


我是破灭刀锋——铠,你们可以叫我哥哥。

 

 

 

 

 

 

这是你们未来的嫂子,静谧之眼——百里守约。

咳咳,守约表打我,我说的是实话。